横行霸道的大哥死了,凶手令人震惊!

查看 1.5k
讨论 0
答题 31
正确率 52%
评分: --

西红市的四季如村,地方偏僻,小型案件时有发生。

这天,黄牛警长就带着黑白熊下村考察了。

到村口的时候,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了,黑白熊的肚子饿得奏起哀乐,表情也很哀怨。更忧伤的是,他们一到村口,天就下起瓢泼大雨。

水牛老爹是村长,他挽着裤腿,在村口等着迎接他们,村民绵羊小弟撑着雨伞陪着。

“来来来,两位先生这边请。”水牛老爹亲自撑着伞,送黑白熊进村里,可惜伞太小,水牛老爹又比较大只,进屋的时候,黑白熊除了耳朵没湿,其他都跟雨水有过亲密接触。

这里环境很简陋,黑白熊注意到,绵羊小弟的毛衣被勾破了个洞,但还是很爱护着。

黑白熊好不容易才把自己拧干,就在他要吃第一口饭的时候,却听到——

咯咯咯咯!一阵凄厉的鸡啼声。

以黄牛警长从警多年的经验,他想都没想,揪起黑白熊,跟着水牛老爹冲了出门。黑白熊看着渐渐离他远去的晚饭,心都碎了。

雨已经停了,根据鸡叫声,水牛老爹领他们来到一座四合院门口,这里中间有片露天的天井。水牛老爹开启天井里的灯,一照——

正中央的位置,螃蟹大哥躺在泥泞的地上一动不动,肚子里的蟹膏流了出来,颜色有点淡,应该是被雨水冲刷过,大螯里还夹了把镰刀。走地鸡大叔呆呆地站在旁边。

下了雨,土地就会变得又松又软,很容易就留下脚印了。

地上有两排脚印,一排是螃蟹大哥的,另一排是走地鸡的鸡爪印,除此以外,这片泥泞的土地上没有任何脚印。

“凶手呼之欲出了。”黄牛警长紧紧盯着走地鸡大叔,正要拷上手铐。

“不不不,不是我。”走地鸡大叔仓皇地说。

“对,黄牛警长查清楚再说,走地鸡他不是这样的人。”水牛老爹似乎也觉得很无力。

“如果凶手不是走地鸡,难道大雨天,螃蟹大哥在自家天井自杀?不然凶手的脚印怎么凭空消失掉呢?”黄牛警长的质疑让水牛老爹也无法反驳。

警猿们很快到达现场,并拉起警戒线。

从没见过这么大阵仗,附近的村民都围了过来,纷纷交头接耳。

“螃蟹这家伙一直横行霸道,没想到也会有今天。”

“听说,是同住的走地鸡大叔发现的。”

这是农村,没有闭路电视。肚子饿得直打鼓的黑白熊感到这次推理的艰难。


警猿们根据现场的勘察,排除了从高处垂吊下来杀害螃蟹大哥的可能,得知这座老旧的四合院住了三户人家,也只有这三户人家有四合院大门的钥匙。

一户是业主螃蟹大哥,住最大的一间。

另一户住着两个居民,一个是燕子先生,他是负责附近自动气象站的,偶尔过来收集天气数据,不怎么常住,案发当天,他也在村子里。和他同住的是绵羊小弟,他做手工纺织,是村里常住居民。

最小的一户是走地鸡大叔,务农为生,生活不太富裕。

螃蟹大哥的遗体被大雨冲刷过,一时间没办法判断他的死亡时间,只能通过脚印来推断,他应该是大雨后才从房间里出来的。

“下雨的时间大概是晚上7点半到9点之间,也就是说案发时间也是这个时间段。”黄牛警长推断了一下。

“我从下午就去抢收农作物,直到刚刚9点雨停了才回来。回来时天黑,开门看见正中央有那么一坨东西,走过去一看才知道是……”走地鸡大叔回忆起那个蟹膏都流出来的画面,不由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走地鸡大叔说完,黑白熊蹲下身看了看那排鸡爪印,比起螃蟹大哥那排深深的鞋印,鸡爪印显得有点浅。

“7点半下雨前,我陪水牛老爹在村口等你们,一直到听到鸡啼。”绵羊小弟的不在场证明杠杠的,水牛村长也点点头。

“从下午起,我就在自动气象站那边收集监测到的数据,直到警猿找到我,我才知道螃蟹大哥他……”燕子先生说。

“今天一直没有来过四合院吗?”黑白熊好奇地问。

“有,下午来过,当时走地鸡大叔、绵羊小弟和螃蟹大哥也在场。”燕子先生说完,其他两人点点头。

“当时过来做什么?”黄牛警长似乎嗅到什么可疑的地方。

“过来告诉他们,今晚7点半会下雨,请保护好他们的农作物。”燕子先生轻描淡写地说,“我也有告诉村里的其他人。”

围观的村民纷纷点头。

“你神算子吗?下雨时间算得这么准?”黄牛警长震惊地往后一跳。

“燕子先生对于雨水的预报,向来精准。”走地鸡大叔抬起两只鸡翅,给了两个赞。其他村民也挤过来,纷纷赞扬燕子先生对村里农作物做出的贡献。

听完这句话,黑白熊陷入了沉思,黄牛警长见状,也警惕地打量着燕子先生。

“市里的气象台有收到我的数据,你们可以查一下。全村除了气象站那里,其他都没有通讯信号。而气象站里四合院这里至少有几百米远,我要传送信号,就没有回来过。”燕子先生说完,黄牛警长更觉得可疑了。

“总的来说,我觉得下雨的时间跟脚印一定有什么联系。”黄牛警长压低声音对黑白熊说,“燕子先生的不在场证明太完美了……不过,走地鸡大叔又在现场被抓……”黄牛警长分析着分析着,就否定了自己,陷入一片混乱。

黑白熊也认同脚印的问题,但问题出在哪里呢?

案件的调查持续到第二天早上,不管发生了多么严重的事情,太阳还是照常升起。

黑白熊还是没有想到答案,黄牛警长跟着他满村子逛。

哈七!哈七!……黄牛警长被灰尘呛到直打喷嚏。

昨晚的大雨已经被蒸发了,地面一干,风一吹就尘土飞扬。

“村里的路没怎么修,都是土地,很多村民的院子、天井也没有钱修,都是泥土地。下雨天就泥泞,大风天就尘土飞扬。”水牛老爹一路哭穷,但,这一切似乎给了黑白熊一个启示——案子破解了。


案情已经交代清楚了,凶手是谁?

该题为单选题,请选择一个唯一的答案
答案解析
题目讨论 (0)
暂无评论
剩余答题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