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晚餐之凶手

查看 1.8k
讨论 3
答题 55
正确率 60%
评分: --

黄牛警长搬家了,为了跟左邻右舍搞好关系,决定请邻居吃顿饭,厚脸皮的浣熊老爹带着黑白熊过来蹭吃蹭喝。

邻居分别是同一层楼的大象太太、房东算盘夫人和番薯妹。

这一栋楼都是算盘夫人的,包括一楼的餐厅,番薯妹就是餐厅新来的员工,她勤快能干,而且只要包吃包住就行,不用付工资,这让精打细算的算盘夫人暗暗开心。

就在大家坐上餐桌准备开吃的时候——“咚咚咚”地敲门声响了起来。

黄牛警长只好放下筷子,起身去开门:“谁啊?”浣熊老爹趁机把筷子伸到黄牛警长碗里……

“哎哟,好热闹啊!”门一打开,一只老鼠就窜了进来。

“你还好意思来……”算盘夫人气得打起珠算子,拼命算账。

有洁癖的大象太太的反应更夸张,不但尖叫着跑开,还紧紧贴着墙角,似乎与老鼠先生能隔多远就隔多远。

黑白熊饶有兴趣地看着大家的反应,目光最后落在老鼠先生身上。老鼠先生穿着一件破烂油腻的衣服,看上去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洗过了,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他身上的臭味儿,他两只小眼睛骨碌碌地转,似乎一点也没注意到大家对他的厌恶。

“想跟新邻居借点儿酱油。”老鼠先生嘻嘻笑着,爪子挥了两挥。

“你不会自己去买啊?”算盘夫人拦住黄牛警长,“去年他找我借的一壶酱油、一个果盘、一叠纸杯到现在还没还给我。”

“啊,我一定会还的。可是现在太晚了,商店都关门了,我……”老鼠先生可怜兮兮地说。

“我刚才顺路买了点存货,里面就有一瓶酱油。”番薯妹还不了解情况,看老鼠先生可怜,热情的把自己的东西借给他,“就在那角落里,购物袋里的东西还没有拆封,你自己去拿吧。”老鼠先生两眼放光,一下子就溜到了角落,翻开了购物袋。

“这个牌子的酱油我很喜欢啊,天呐,速食披萨,只要微波炉热一下就可以吃了!很方便!”老鼠先生高兴极了,拿出酱油继续翻,“哎呀,我家的盐也用完了,糖也没有了,厕纸也需要,还有这个,这个……”

番薯妹惊讶地看着老鼠先生像搬家一样把她的东西全搬光了。

“你这个月的房租还没交呢!”算盘夫人当机立断拿出了杀手锏,像一堵墙一样挡在老鼠先生面前,狠狠瞪着它。

“哦,我回家拿给你。”老鼠先生抱起一堆东西转身要溜,突然看到大象太太手里那一大盘炒饭,鼠眼都放光了,“炒米饭啊!我的最爱啊!能给我来点尝尝吗?还是我自己来盛吧。”大象太太吓得把炒饭扔在桌上,自己离得远远的。结果那一大盘炒饭就被鼠先生盛走一大半了,剩下的那点饭,大象太太估计也不会吃了。

算盘夫人气得珠算子噼里啪啦响,骂道:“你最好赶紧把房租准备好,我今晚就去收,今晚给不出来就给我离开这里!”

“好好,我一定准备好。”老鼠先生拖着一大堆战利品一溜烟儿跑了。

“你指望他今晚交房租?真是做梦,早该报警让警猿们把他赶出去了。”大象太太气愤说。

老鼠先生整天游手好闲,经常这家吃吃那家喝喝,左邻右舍都很讨厌他,一时间大家都纷纷数落了起来。于是,黄牛警长的“入住趴”变成老鼠先生的批斗大会。


时间一晃到了八点多,浣熊老爹吃饱喝足倒沙发上呼呼大睡了起来,黑白熊跟黄牛警长也打瞌睡,大象太太吃完就回家了。

算盘夫人不知吃了什么东西,闹起了肚子。

“算盘夫人,以后不要为了节约吃什么剩菜剩饭了。”番薯妹站在厕所外说。

“我知道我知道啦,嗨哟!”算盘夫人蹲在厕所里难受地叫唤,“番薯妹,你帮我跑一趟,让老鼠先生交房租,今天他说什么也得给我把房租交来!哎哟……”

“啊,好的。”番薯妹跑去敲老鼠先生的门,可是咚咚咚敲了半天,也没有反应,只好回来向算盘夫人汇报。

“太过分了,当我的话是耳边风?”算盘夫人蹲在厕所里嚷嚷道,“去我房间保险柜里拿备用钥匙!今天一定要他交租!”

就在番薯妹过去没多久,一声凄厉的惊叫吓得浣熊老爹从沙发上滚了下来。

番薯妹呆呆地站在老鼠先生的家门口,老鼠先生口吐白沫瘫倒在餐桌旁,桌上除了一碗吃完的炒饭和吃了一半的速食披萨,还有一罐老鼠药……


警方跟医护猿很快到场,证实老鼠先生已经死亡了。

“初步勘定,死亡时间是七点半到八点之间。桌上那罐老鼠药跟速食披萨和炒饭里毒药成分是一样的,而且案发时,门窗都是紧闭的,直到八点二十左右番薯妹拿着备用钥匙开门。”警猿甲向黄牛警长报告道。

“这应该是自杀。”黄牛警长抢先做出了结论,“老鼠先生一直不受大家欢迎,时间长了,想不开就自杀了。所以有句老话说得好,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不可能。”算盘夫人猛地摇头,“老鼠先生做什么事我都不会惊讶,唯独自杀这件事绝对不可能,他脸都不要了,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事自杀?”

黄牛警长哽住了,一时无话可说。

根据报告上显示:老鼠先生居住的这一层除他之外就三户人家,分别是算盘夫人跟番薯妹的住处、黄牛警长和大象太太。事发时,黑白熊他们还在黄牛警长家里,离开的只有大象太太,这层楼道口的监控显示,老鼠先生当晚回房以后到被番薯妹发现死亡,没有任何人来过。

“难道是被下毒了,但是毒是什么时候下的呢?在微波炉旁边找到速食披萨的外包装,检验过没有老鼠药,应该是要吃之前才被下毒的吧。”黄牛警长在思考所有下毒的可能性,“那碗炒饭好像是大象太太自己带来的,不过老鼠先生走了以后,剩下的炒饭都被浣熊老兄吃了啊……”黄牛警长边说边担忧地叮着浣熊老爹的肚子。

浣熊老爹拍了拍肚皮,说:“没事,老鼠先生的死亡时间是七点半到八点之间,那会儿我都消化完了,老鼠先生应该是之后才被下毒的。”

黄牛警长松了一口气,但到底是谁下的毒,又是怎么下的呢?


笔录时间,算盘夫人神情闪烁。

“聚餐八点结束之后我就一直闹肚子,都不知道吃坏了什么。”算盘夫人有气无力地说。

另一边——

“老鼠太脏了!”大象太太边说边觉得胃在翻腾,“我都不敢靠近他,怎么可能下毒……”

番薯妹则很认真地配合笔录,把实际情况都说了一遍,她用钥匙打开老鼠先生房间的时候大概八点二十左右,那时候老鼠先生已经死了,与医护猿的检验结果一致。

这么一说,大家的嫌疑好像都不大。

老鼠先生家,黄牛警长看着笔录的内容,感觉脑筋在打结。但黑白熊还是不吭声地坐在旁边,不时还把脑袋探到脏兮兮的垃圾桶里,黄牛警长脑筋的结打得更紧了。

“这家伙,死了也给大家添麻烦!”算盘夫人在一旁不满地嘟嚷了一句。

“其实他也挺可怜的,大家都不喜欢他,嫌他脏。”番薯妹替死去的老鼠先生说了句话,但大家一点也不领情,这可不能成为自私自利的借口,大家继续絮絮叨叨地数落起老鼠先生过往的种种作为。

黑白熊紧盯着他们看,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知道凶手了?”黄牛警长简直成了黑白熊肚子里的蛔虫。

黑白熊点点头,说:“可是还少了关键性证据,应该在老鼠先生家厨房。”然后在黄牛警长耳边又说了什么。

凶手已经呼之欲出了,究竟是谁呢?在场的居民神色也各不相同,有的表示怀疑,有的高兴,有的低头思索。


杀死老鼠先生的凶手是?

该题为单选题,请选择一个唯一的答案
答案解析
题目讨论 (3)
登录后更多精彩
剩余答题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