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铃响时,电视演员浅井美代子正在镜台前化妆。她伸手拿起听筒。707b0deb427ebcd014172e018537def3“我跟你说的钱准备好了吗?”一听见那男人的声音,美代子不禁打了个寒战。

“嗯。。。。。。啊。。。。。。正在设法。。。。。。”

“那么,今天交货吧。”

“在哪里?”

“光丘车站附近,有栋光丘公寓,请到那所公寓的508号房间来。”

“什么时候来好呢?”

“你什么时候方便?”

“是呀,下午一点钟怎么样?”

“OK,我等着你。”对方发出刺耳的笑声,把电话挂断。

美代子一动不动地呆着,连听筒都忘了放。她考虑了一阵,狠下决心,从镜台的抽屉里拿出一个胶囊。

“把钱给他,换回自己病历本的副本,但是,他肯定复印了许多份,只有下狠心,悄悄用这毒药。。。。。。不知有无合适的机会。。。。。。”

美代子凝视着胶囊中的粉末,这是氰酸钾,数天前,她住在经营药房的姐姐和姐夫家中的时候,从剧毒药架上悄悄偷来的。

两年前,美代子曾受到电视台导演的诱惑,怀孕后作了流产手术,不知刚才的敲诈者,用什么手段把她住院时的病历卡搞到手,用其影印件来敲诈她。

电话铃响时,职业网球运动员友田孝一郎正在厕所里,一听见铃响,他慌忙从厕所里跑出来,立即拿起听筒。347831ddafc62aaaed5f92d1bfa17f59“我说的钱准备好了吗?”一听见那男人的声音,友田一下挺直了身体。

“啊,正在设法。。。。。。”

“那么,今天把钱交给我吧。”

“在什么地方?”

“光丘车站附近,有栋光丘公寓,在那所公寓的508号房间来。”

“什么时候?”

“下午两点吧,那么,恭候光临了。”对方发出讨厌的笑声挂断电话。

友田孝一郎紧握着听筒思考良久,他打定主意后,从桌子抽屉里拿出一个小药瓶。瓶子里装着氰酸钾,这是友田昨晚在妻子家开设的电镀工厂剧毒柜中偷偷取出来的。瓶盖上密封着玻璃纸。

一天早上发生的事故,使友田担心受怕,打了一夜麻将,在回来的路上,他的车把送报纸的中学生撞倒。清晨,天刚发白,幸而无人看见,友田丢下被撞的学生,开足马力逃跑了。但是,不知敲诈者在哪里看见,并拍下现场照片,以此敲诈他。

电话铃响时,纯情派歌手加藤真由美正在厨房里独自吃早餐,虽然时间已经不早了。e4b34bbd248a2ba6b0aca289a558371a“给你说的钱准备好了吗?”一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真由美全身战栗了一下。

“这个。。。。。。嗯。。。。。。”

“今天把钱交给我。”

“在哪儿?”

“光丘车站附近,有栋光丘公寓,请到那所公寓的508号房间来。”

“这个。。。。。。今天约好驾车出去游玩,所以。。。。。。”

“喂,你觉得游玩兜风与我的交易,哪个更重要。总之,下午一点到三点之间,随时都可以来,我等着。”对方威吓着挂断电话。

真由美握着听筒,呆呆地想了一阵,新一横,从柜子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手帕包着的纸包,纸包里有大约半勺子氰酸钾。

这是两年前她那从事文学的表哥自杀时残留的氰酸钾。真由美对这位表哥怀有爱慕之心。她充满伤感,将这包氰酸钾作为遗物保留下来。

“只要取回副本,就用这包药最后解决问题吧,难以应付今后一次又一次的敲诈呀,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胆量。。。。。。”

高中时的偷盗行为,使她悔恨莫及。放暑假时,她到百货公司买东西,忽然象着了魔似的,偷盗香水和化妆品,结果被发现,受了一通教育。不知这个敲诈犯怎么把那时的警察记录搞到手,复制了副本来敲诈她。

翌日(八月五日)的朝刊,刊登了一则消息:“采访记者渡边弘一死在XX区XX街光丘公寓508号房间。”

死者被这所公寓的房主上坂正治先生发现。上坂先生说他三天前外出旅行,外出期间,他的友人也就是被害者,找他借下这间房。

死因是氰酸钾中毒。死亡时间推断为昨天下午一时至三时之间,桌上杯子里装有未喝完的果汁,果汁掺有氰酸钾。房间里装有空调设备,冷气机开着,不知什么原因窗户也开着。室内被人翻动过,因此警察认为是他杀,并已开始侦查。

当天下午,从一点半到两点半,这所公寓一带曾停电一个小时左右。因卡车司机疲劳驾驶,撞上电线杆,将电线切断。

浅井美代子读了这则消息后暗想:“我从公寓回来时,乘电梯刚好下到一楼停了电,多亏时机好,如果晚一步,正好被关在电梯中,千钧一发的时候运气不错,顺顺当当地干完事,那男人死了,真痛快呀。”

友田孝一郎也读了那则消息:“哼,活该,这样就清净了。不过,当时没注意正在停电,我怕遇见人麻烦,因此没乘电梯,从楼梯上去的,可偏偏在楼梯遇见了两位主妇,运气不好啊。不过,我戴着太阳镜,倒不用担心,508房间不是那家伙的住房,这倒挺意外。”

加藤真由美也把那则消息反复读了几遍。“去时在公寓附近的道路上,停着两辆巡逻车,我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有些紧张,原来是卡车事故造成停电。幸亏是白天停电,要在晚上停电就糟了。进公寓时,那些看热闹的人都盯着我看,不过我化了装,戴着太阳眼镜和假发,不用担心认识我的相貌,不过,万一邢警打探到我这里来了怎么办呢?。。。。。。啊,不要紧,没有证据表明我去了那间屋。。。。。。总之,那个男人死了,不会有人玷污纯情歌手的名声了。”

那么,聪明的读者,用氰酸钾毒杀敲诈者的罪犯,是三人中哪位?为什么?

该题为单选题,请选择唯一的答案

邀请答题

或者邮件邀请朋友答题
邀请用户答题

    5 条答题讨论

    登录后参与答题讨论

    答题讨论中可能包含答题线索,是否再继续独立思考一下?

    查看答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