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大厦谋杀案

查看 2.7k
讨论 0
答题 63
正确率 52%
评分: --

1998年的元旦节,对于住在市区汇丰大厦的人们来说,过得并不算太好,三单元走廊里到处充满着液化气味,人们不敢呆在家中,只好全家出走。浓浓的气味,让人不太放心,有好事者晚上到每家每户看看,其他的住户家里气味很淡,唯独602室没有人,且气味很浓。很显然,这液化气味是从602室释放出来的。

602室住的是一个27岁的独身女郎,叫张依良。这张依良面容姣好,身材苗条,令许多男士为之倾倒。她与人合伙开了一间发廊,一些有所图谋的男子时不时上发廊洗头吹发洗面,张依良的生意红红火火的,嫌了不少钱,也结识了许多年轻男子,认识了很多18、9岁20多岁的男孩子。

气味一直持续了好几天。与之合伙的老板因为找人不到,生意差了许多。几次来她住的地方敲门,张都不在家。直到元月8日下午,合伙的老板实在等不下去了,同时怀疑张在家出了事,便叫了几个人将门打开……

张依良的家里静悄悄的,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液化气味并夹杂着一丝微微的血腥味。客厅已打扫过了,留下了横七竖八的拖地痕迹,客厅里摆放着两张沙发,一台电视机,一个花盆和一个废物篓。废物篓中有几只避孕套,有一只避孕套里还有许多乳白色的液体(经检验系精液)。从客厅到厕所有两滴隐约可见的血迹,液化气灶的开关是开的,旁边的液化气瓶的阀门开着,气瓶空虚。

厕所门关闭。张依良赤裸着身体俯身倒在厕所里,头部半浸入一个红色的澡盆中,透过一块黄色毛巾,看得出来,盆中的水淡红,少量的血流进了澡盆中。

张依良的尸斑呈樱红色,血液、内脏均呈樱红色。尸体多处头皮裂伤、颈部掐压伤及多处搏斗伤,球睑结合膜有出血点。张依良的主卧室内有两个啤酒瓶碎片和散在血迹(具体请看图)。张的一台BP机和一条金项链失踪。

李警司只得又上案了。

调查证实,1997年12月31日中午有人听见张家有声音,下午就闻到了“煤气味”,1月1号、2号均有人证实闻到了“煤气味”。

与张接触的人很多,关系密切的有好几个:

潘俊,21岁,自称是张的男友。

王进,30岁,张依良叫他男友。

陈储,21岁,张的好(男)友。

宋来神,24岁,保险公司职员,张的好(男)友。

王进从12月30日到1月10日出差在外,回家后听到张被害的消息反应不太大,只说“可惜,可惜,想不到她被害了。”

潘俊一脸的无奈,欲言又止,在反复追问下,他说:“我和她发生了好几次关系,就在12月31日的上午,我和她发生了关系,用了套子,我把它扔进了篓子里,平时都这样的。不过我是上午9点钟走的。走了以后,我就到朋友家玩去了,你们可以去调查啊。”

陈储倒是一点也不紧张,大大咧咧地对李警司说:“什么呀?跟她玩得好就把我做嫌疑人搞,你们警察干什么吃的,抓人总要有证据吧?那天我在朋友家打了一天的牌,钻桌子的,不违法吧?什么?你问我跟她是什么关系?我不告诉你们,有本事,你们自己查去,反正我没有杀人,奈我何?有证据你把我毙了就是!我拷!呵呵。”李警司恨不得走上去给他两耳光,可又想到人民警察必须爱人民,还有公安干警的八大纪律十项注意还有……,举在半空的手悄悄地收进了口袋。陈储那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下:“哈哈,不敢打吧——!真是B相!”真个气得李警司直咬牙,心里默默地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经查,12月31日保险公司宋来神与张有过接触,且宋在1月2日以后用过张的BP机,1月8日以后宋独自离家。1999年10月将宋从广州带回审查。宋来神说:“我没有杀人,我不会杀人,我也是受害者啊。12月31日下午我到张的住处,要张买保险,顺便送年历给她。因为我经常到张的店里洗 头,所以大家很熟。我到张依良家时,门虚掩着,当时就闻到了很浓的煤气味,我一推门进去,脑袋就‘嗡’的一下,不知被人用什么东东打了一下,昏迷半小时才醒来。我慌忙爬起来往外跑,顺便将门关上了。回家一看,包里多了一个BP机和一根金项链,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第二天就用上了这个BP机,后来没有钱用就当掉了,项链也熔成了金团,买给了人家。过几天,听说你们发现她死了,我怕连累到我身上,所以我就到广州去了。我没有杀人,反正是没有杀!”“李警司啊,要是我杀了他,难道我会用她的BP机?这不是让我自己送死吗?”

凶手到底是谁?

该题为单选题,请选择一个唯一的答案
答案解析
题目讨论 (0)
暂无评论
剩余答题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