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凉风习习!一场大火让鸡先生成了烧鸡.....

查看 1.5k
讨论 0
答题 33
正确率 48%
评分: --

这是一个秋天的午后,凉风习习,画家鸡先生工作室的门窗紧闭着,谁也没注意到,几声劈里啪啦的微响后,屋子里面竟然着起火来。


当黑白熊到场时,大火已经被消防猿扑灭了,房间里的东西被烧得黑乎乎的,加上刚才消防猿喷水灭火,地上还湿嗒嗒一片,现场看起来很糟糕。

“起火点是工作室的卧室,当时工作室的大门反锁,钥匙就鸡先生有,消防猿破门才进来的,幸好在外面的钟点工玉米太太发现及时,火势就没蔓延到整个工作室。”警猿甲汇集消防猿的勘察在报告,“死者鸡先生是位小有名气的画家,初步判断是在起火点死亡的。”

鸡先生僵硬地躺在卧室的床上,已经被大火烧糊了,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乌鸡。

“在卧室还检测出汽油的成分,还有一个被烧烂了的打火机,工作室钥匙也在卧室里。”警猿甲站在烧鸡的旁边,显得有些伤感,也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么悲惨的现场。

“门窗反锁?汽油成分?打火机?钥匙在他身边?”黄牛警长激动地说,“是鸡先生自己泼了汽油,然后点火自杀的吧?密室自杀案!嗯,一定是这样,不然房间里也没别人。来来来,找找看有没有遗书。”

“有遗书也会被烧掉吧。”黑白熊漫不经心地回答着,让兴致勃勃的黄牛警长一下子泄了气。

医护猿把烧鸡打包回去解剖了。黑白熊换了双雨鞋,在湿漉漉的房间里小心翼翼地查看着,看了看床头烧得变了样的座机后,就逛到卧室外面的画室去。大火虽然没有烧到这里,但很多画作都被熏黑了,黑白熊惋惜地摇摇头。

“讨厌,自杀也别玩火啊,留个遗书多不方便啊。”黄牛警长抱怨道。

“现在就判定自杀,有点武断了吧。”黑白熊头也没抬地说,仔细观察现场的所有东西。

“嗯,万一是发生意外起火的呢。”警猿乙附和道。

黄牛警长内心也觉得有理,第一时间冲出去找证据。


报案的是钟点工玉米太太,她正站在工作室门外,身上的玉米粒都被熏黑了,刚才要是跑慢点,估计就成爆米花太太了。

据调查,玉米太太的工作主要照顾鸡先生的起居饮食,每天早上十点过来,然后呆在工作室前面的小单间里准备午饭,鸡先生中午会出来吃。

“从早上我来这里后,就没看到有谁过来过,我也没进去过,一直是鸡先生自己呆在工作室里。”玉米太太惊魂未定地说。工作室在走道尽头,要进入工作室的大门,必定要经过她的小单间。

“他中午没出来吃饭,你不去叫他吗?”黄牛警长努动鼻子,试图嗅到犯罪的气息。

玉米太太似乎有点委屈,半晌,才怯怯地说:“因为鸡先生要安静作画,如果我去敲门打扰到他的话,他会发脾气的,所以就算他没出来吃午饭,我、我也不敢去敲工作室的门。”

“他脾气很不好?”不知什么时候,黑白熊也凑了过来。

玉米太太扭捏地点点头。

“等等,”黄牛警长瞬间似乎想到什么,“就你一人在这里?他平时还老发你脾气?难道是你!?”黄牛警长的牛蹄已经攥紧手铐了。

“不不不,不是我。我们全家都在玉米地里嗷嗷待哺呢,我怎么会这么做。”玉米太太忙辩解道,“而且这里就我一个在,如果是我放的火,我还会去报警吗?”

“也对,那又回到密室自杀这个结论上了。”黄牛警长欣喜地说,“一定是自杀!”他得意地瞥了黑白熊一眼,发现他正诧异地盯着玉米太太。

“你不热?”黑白熊指着玉米太太包得厚厚的玉米叶。

“早上来的时候,发现鸡先生把中央空调打开了,我在小单间可冷了。”见黑白熊还很疑惑,玉米太太赶紧解释道,“鸡先生平时怪癖多着呢,艺术家嘛。”

这时,警猿甲急冲冲跑来了,拿来解剖报告。解剖发现鸡先生口中跟肺部有大量烟灰,证实是活活被烧成烧鸡的,而且身上没有任何捆绑的痕迹,只是鸡脖子上有个奇怪的痕印,但不是致命伤,体内也没有安眠药等成分。从烧鸡的烧伤程度来看,证实起火点就是鸡先生本身,推断当时他身上淋了汽油,然后点火的。

“自杀!有了这份报告,就更能证明是密室自杀!”黄牛警长高兴地说,“没想到案子这么快就解决,现在收队吧。”

“等等,这个案子还有疑点。”黑白熊赶紧抓住黄牛警长,把他拖回鸡先生的工作室,指着桌上的空调遥控器说:“秋天这么凉爽,他还开空调,而且设定20度,开了7小时自动关闭。我刚才还以为是他夏天设置的。”

“难道是谋杀?开空调干扰死亡时间?”黄牛警长出动了大脑所有的智商。

“尸体都烧糊了,有必要干扰死亡时间吗?”黑白熊的提问证实黄牛警长的智商余额不足。

“什么?死了?”门外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一只赤脚的走地鸡女士风尘仆仆地赶来,她身后还跟了鸡先生的助手丑小鸭先生。

经过一番了解,黑白熊才知道,走地鸡女士是鸡先生的前妻。

“我最近是一直有来找他,昨天还给他打过电话,他就是不接……”不知道是因为前夫去世伤心了,还是怎么了,走地鸡女士的眼眶湿润了。“我找他是因为赡养费的事情,他成名后,开始嫌弃我是一只农村出身的走地鸡,所以就跟我离婚了,而且一直拒绝支付赡养费,我和两只小鸡崽子实在熬不下去了才来找他……”走地鸡女士说不下去了,转过身抽泣起来。

“这鸡先生真不是东西,成名了就这么对待糟糠之妻。”黄牛警长为走地鸡抱不平。警猿甲也有点同情走地鸡女士,给她递了张纸巾。

谁知她擤完鼻涕后,似乎想起什么,急忙问:“他有留遗嘱吗?他的遗产有说怎么处理吗?”黑白熊若有所思地对走地鸡摇摇头,看到她脸上闪过一丝笑容,表情变化真快。


“老师今天放我一天假,昨晚离开后,我就没来过,直到刚才警察给我打电话才知道老师他……”丑小鸭哽咽住,看来师生感情很好。根据监控显示,证实了丑小鸭说的时间。

“听钟点工玉米太太说,你跟了鸡先生很多年了,他的事情你最清楚吧,他有立遗嘱吗?”黄牛不敢正面看着丑小鸭,他长相,可以用“鬼斧神工”来形容。

“遗嘱?”丑小鸭先生摇了摇头,“老师这么年轻,怎么可能立遗嘱呢。”

“根据法律,如果没有遗嘱,鸡先生的全部遗产就归他跟走地鸡两个孩子了。”黄牛警长得意地给大家普及一下《财产法》。

“作为学生,本来不应该这样说老师的,但老师对他前妻实在是不好,听说离婚前还老打她,嫌弃走地鸡丢人。”丑小鸭先生看起来很同情这位前师母。“如果有点钱,她跟两个孩子就能好好生活了。”

“鸡先生之前老打走地鸡?还不给赡养费?”黄牛警长大声地问,怕黑白熊听不见似的。

丑小鸭点点头,突然,担心地问:“您不会是怀疑走地鸡吧?”

“她应该很恨鸡先生,明显的作案动机。”黄牛警长点点头,瞄了瞄黑白熊,然而黑白熊没有反应。

“听说玉米太太手脚不干净,之前鸡先生就怀疑过她偷钱,因为没有证据,只能作罢。所以鸡先生平时很挑剔,总想趁机炒掉她,他最近脾气越来越不好,走路都不许她有声音。可能是因为这样……”丑小鸭说着,脸都皱成一团,更丑了,显然他怀疑的对象是玉米太太。

黄牛警长急忙请丑小鸭核对一下工作室的财产。


在回警局的路上,黑白熊的脑子只在想一个问题,在这个密室里,凶手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让鸡先生的身体自燃的?黑白熊想了好久都没头绪,黄牛警长坐在副驾驶位上一直指挥警猿甲,结果就绕错路了,开到车都快没油了,只好开进加油站。

黑白熊也下车找厕所,结果刚一下车,熊爪子就被泼到水了。

“抱歉抱歉。”加油站的猿工忙帮黑白熊擦干净。

“怎么乱泼水?”黄牛警长护着黑白熊。

“加油站要保持空气湿度,所以偶尔要往地面泼水。”黑白熊解释道,猿工尴尬笑了笑,感谢黑白熊的谅解,往另一边喷水去了。

“什么?有好几幅价值不菲的画作不见了?”黄牛警长接到警猿乙打来的电话,四处张望黑白熊。就在这时——

“警长先生,这里不能打电话!”加油站的猿工喊道,一时间,整个加油站的人都注视着黄牛,刚从厕所里出来的黑白熊愣住了,很快,他的嘴角扬起。

加完油,他们坐上警车,召集所有相关的人,返回现场。显然,黑白熊知道答案了……


杀死鸡先生的是谁?

该题为单选题,请选择一个唯一的答案
答案解析
题目讨论 (0)
暂无评论
剩余答题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