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顿吹熄了蜡烛,拉起窗帘,刺眼的阳光射进来,照在桌上那些未经整理的原稿和书上,热衷于研究工作时,牛顿总是把书本和杂物放得乱七八糟的,这也是牛顿最坏的习惯。

“啊!今天是星期天。”

牛顿想到该去教会一趟,先到浴室洗把脸,忽然灵感所至,想要在论文上写下所感,脸尚未擦干,就飞也似的跑到桌边,脸孔上的水珠,还断断续续的往下滴。他拿起钢笔,径直把刚才的思想记下来。

“啊!”如此这般神速,对自己神助似的构想觉得很满意,直到这时他才觉得脸孔湿漉漉的,也分不出是兴奋的汗珠,还是末擦干的水滴,擦干脸,整装完毕,忽忙赶到教会,弥撒已近尾声,无所事事,本来想回家,可是和煦的阳光吸引着他,忽然兴起散步的兴趣,他在街头徘徊了一个小时,才走回家。

进门一股烤焦的味道扑鼻而来,书房已被烧掉大半了,仆人及时发现,把火扑灭,才没有波及其他房间。

“啊!是什么东西引起火灾呢?”

牛顿进门就追问仆人。

“我也搞不清,初时只觉得窗口阵阵的浓烟,接着有火苗冒出,我才意识到火灾,你出门的时候,有没有吹灭蜡烛?”仆人问道。

be3b5bbf28627adc0224104ebc6b387c 他知道每当牛顿热衷研究工作时,其他一些琐碎事物,他是绝不会经意的。

“我,我记得很清楚,我是先把蜡烛吹熄,然后洗脸的,在洗脸时,我还回到桌上在原稿中写了一段话,当时还没有半点烧起来的痕迹,这些我都记得很清楚。”

“你桌上有没有作实验用的透镜?凸透镜受到阳光照射时,光线集中在一点,太久的话,也会造成火种,引起火灾的,是不是?”

仆人分析着,牛顿的仆人对科学也颇有概念,牛顿仔细观察被烧得面目全非的桌子,但是没有凸透镜的残骸,在烧毁的书籍与原稿中,有一块长20厘米,宽10厘米的玻璃板,他在五年前出版了一本书叫做《Princopa》,而这块完好如初的玻璃板隔在此书和原稿之间,恰似一座小桥梁。

“主人,你看,这儿有一块玻璃板,亦可能受光能的影响,而引起火灾。”

“不!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玻璃,纵使受到日光的照射,也绝不会产生焦点,引起火灾。”

牛顿一面回答,一面仔细观察,想找寻引起火灾的蛛丝马迹。

“说不定,是有些妒忌我研究成果的坏家伙,故意在窗口放的火。”

由于找不出失火原因,牛顿有种被害的感觉,可是仆人为了证明牛顿的假说不成立,强调着解说,当时他在庭院工作,未曾发现有可疑份子侵入,假使有人进入窗口,他在庭院,也绝对逃不过他的眼线。

可是,就在两年后的一个早晨,洗脸时,牛顿忽然觉得空虚的头脑里,有一道曙光射进的感觉。

“对了,那个大火的星期天早上,我也洗过脸,而且就在那时灵感突然来临,唉!像这类单纯的事情,怎么当时就想不通呢。”

起火的原因,突然得以证明,同时他的神经质亦云消雾散,那么牛顿对失火原因到底什么结论呢?

该题为开放讨论题,你可以谈谈你自己的分析与想法

邀请答题

或者邮件邀请朋友答题
邀请用户答题

    0 条答题讨论

    登录后参与答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