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天信接到了一封信,是警察局的王黑督察寄来的。

王天信走到了窗外,陷入了痛苦的会议之中。

一张纸飘落了下来,上面写着:“我手执扑克牌,在骑士的簇拥下,最接近大海。这个时刻,我从平行线的交点伸出双手,迎接喧闹的珍宝。忠实的潘献上。”

“朱熏,为什么要这么做!”王天信在心中呐喊。

书架上,放着一款PC游戏:神偷潘。作者:朱熏。

“阿信,有线索了吗?”王黑焦急地请来了王天信,一开门就问道。

“没有什么线索。你还没有告诉我前因后果呢。”王天信疲倦地坐在了王黑和孙薛之间的沙发上。

“信是昨天早上收到的。”孙薛道。

“那么珠宝呢?怎么回事?”

“明天张氏集团要开一个珠宝展,其中的一个展品,是中世纪英国国王赐给其下的一个马戏团中一个首席小丑的珠宝面具。我们猜测,潘要偷的就是这个。对了,对于潘,你有什么影响吗?”王黑道。

“没有。我查了几个大型的罪犯档案库,没有什么线索。还有没有别的资料?”王天信回答道。

“有。张氏集团将在宏川大礼堂进行珠宝展示。那里附近,有一个水族馆,一个美术学校,隔壁是一家专出科普读物的出版社,还有就是一些商店和居民区。”孙薛把资料说了说,“我有一个问题不明白,他为什么偷东西以前要发这种帖子?学怪盗KID?而且,小丑珠宝面具也不是最昂贵的珠宝啊。”

“不清楚。阿信,你怎么看?”王黑摇了摇头,转向王天信求助。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挑战警方吧。”王天信边回答,边想起了《神偷潘》的设定细节:朱熏说过,他最崇拜的人物之一,就是青山刚仓笔下的KID了。

“那么,我记得你的同伴,也就是死去的朱熏(警方不知道朱熏没有死,见《第一案》)不是设计过一款游戏,名字好象……”王黑继续问道,不过被王天信打断:“叫《神偷潘》。也许这个潘是朱熏的游戏FAN吧。” ed375e3551b783ce2684ce9b14151a44 “哦,这样啊……”王黑不无失望地叹了口气。他还希望可以从王天信这里得到一些资料呢,“那么可不可以把这款游戏拿来让我们看看?”

得到了游戏,琢磨了一下午,王黑和孙薛没有得到任何线索,不过倒成了游戏的FANS之一了。

到了约定的日子了。

这天,意外地,蓝宇定也来了。

“阿蓝,对这个预告涵,你怎么看?”王天信一天都没有什么头绪,只好问问蓝宇定。

蓝宇定看了蛮长时间,就在大家准备警力的时候,突然大叫了一声:“我知道了!”

大家立刻凑了过去:“怎么样怎么样?”

蓝宇定神秘地一笑,说:“扑克牌!潘按照扑克牌的点数来告诉我们他出场的时间。在骑士的簇拥下的,自然是骑士长了!那么,也就是扑克中的J,也就是11点!而地点,也很明显。这里是内地,距离大海最近也要几千米,那么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呢?其实,他的意思是——水族馆!我来的时候查过了,那里今天有一个海豚表演!”

“哦!原来如此!”王黑兴奋地叫了起来,“那么,平行线的交点呢?”

“呵呵,这个小偷想卖弄自己的学问而已。在广义相对论中,不是有测地线一说吗?而平行线在物理学中就是测地线。”蓝宇定不无得意地说。

孙薛还没有明白,问到:“那又怎么样?”

蓝宇定轻蔑地看了孙薛一眼,说到:“物体的质量引起时空的弯曲,因而测地线就会存在交点,这个也就是平行线的交点的意思。说明白了,就是相对论,也就是科学。而这家出版社,是专出科普读物的!也就是说,潘将在水族馆露面,而后通过正大光明的手段,从出版社进入这里,偷取小丑珠宝面具!”

“哦!”众人恍然大悟,对蓝宇定的推理佩服地五体投地。只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名侦探王天信。

11点快到了,警方在水族馆设下了异常强大的搜捕网络。果然,11一到,就看见在水族馆的楼顶,出现了一个KID式打扮的人。这个人似乎看到了下面蠢蠢欲动的警察,在便衣来得及前往以前就放出了烟雾弹。结果,便衣们仅仅抓到了一个气球人模型,和一部很轻巧的机械装置,上面带有红外遥控接收器,看来就是利用这两样东西制造了混乱。

12点半,珠宝展示开始了,人流涌了进来,都想看看潘要偷的小丑珠宝面具的芳容,而张氏集团也当众嘉奖了蓝宇定一番。

45分,大家要离开了。闷闷不乐的王天信独自走在大街上。

他走到了美术学校的门口。

两个学生正准备在门口画这学校的素描。

王天信好奇地上去看看他们画。

这个时候,一旁路边饭店的客人对着老板喊道“老板,这面太淡了。”

突然,王天信看到了预告涵的真正含义!

那么,王天信看到了什么?预告涵的含义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潘要发预告涵?

该题为开放讨论题,你可以谈谈你自己的分析与想法

邀请答题

或者邮件邀请朋友答题
邀请用户答题

    0 条答题讨论

    登录后参与答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