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定要杀了她!”

这是我第一百零一遍说这句话了。虽然事隔十年,可是我对她的恨却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有丝毫的减弱,相反,恨意伴随着痛苦,无时无刻不在吞噬着我那颗骄傲的心。

事情要从十年前说起。

她叫小静,是我中学时的同学,长得矮矮胖胖的,相貌平平,平时就爱唧唧喳喳,一点儿也没有过人之处。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平庸的女孩子,却靠着她的投机取巧,捷足先登,夺走了我的所爱,轻易地击败了自认为稳操胜券的我,把我的矜持和自信击成了碎片。

光阴荏苒,如今,当年那个男孩的身影早已从我脑海中消失了,可是我却始终无法接受,被这个样样都不如我的人击败的事实。我怎么可以容忍伤害了我的人还这么逍遥自在地活着?我一定要杀了她! 458e26e3cf04f7a1700e7bb20a1b1bee这个念头在上个月的同学聚会后又一次强烈地占据了我的心。她一点儿都没变,还是那么唧唧喳喳的,善于取巧,还是那么讨厌。可是这一次,我再也不会让她好过了,我要看着她在我眼前咽气。

我十分热情地跟她套近乎,又密切注意她的行踪。几次巧妙的“邂逅”和交谈之后,在我的刻意努力下,我和她建立起了友情。而我也终于逮到了机会:听说她下岗了,心情不太好。于是我邀请她和另外几个同学一起到我家里吃晚饭。

在看了一部影片、唱了几首歌之后,我热情地把小静让到了我的对面位置——就在吊灯下,光线最好,又可以看到电视。招呼同学们就座后,我抱歉地说:“真不好意思,我做的菜实在不好吃,今天又那么冷,咱们吃火锅吧,怎么样?”

大家毫无异议。于是我铺好了桌布,摆上了电磁炉。我对小静说:“我要洗菜,麻烦你帮我把碗筷和调羹分一下,好吗?”小静答应了一声就去拿碗筷了。

我热情地忙里忙外,不停地把厨房里洗干净的菜拿出来,大家一边吃火锅一边看电视,说说笑笑,除小静有时有些忧虑外,现场气氛非常活跃,谁也不会想到要出事。

然而,就在大家舀着汤喝时,小静突然闷哼一声,从桌子边滑了下去,她的汤碗也打翻了。大家扶起她一看,只见她嘴角流着血,已经断气了。

警察很快就来了,验尸结果显示,她死于氰化物中毒,警方在她的汤碗里验出了毒药。由于小静是隔着一张长长的餐桌坐在我的对面,碗筷又是由她自己分的,众人喝的又是同一个锅里舀出来的汤……有那么多同学给我作证,所以我完全没有嫌疑。考虑到小静刚刚下岗,心情不好,吃饭时又表现出了忧虑的神情,她最后被推断为自杀,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晚上,我倚在沙发上喝着葡萄酒庆贺。多年来,这是第一个没有被痛苦折磨的夜晚,我终于亲手除去了曾伤害过我的人。那些虚张声势要手刃仇人的人是多么愚蠢!在报仇的同时却也赔上了自己的性命,哪里像我这么如愿以偿?是的,我一向是聪明的、自信的和骄傲的。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还是!

警察没有发现什么破绽,可是,小静确确实实是被我杀了。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该题为开放讨论题,你可以谈谈你自己的分析与想法
2条回答
  • Mephisto
    Mephisto 2019-08-01

    火锅热气,融化头顶灯上剧毒。剧毒滴下。

  • 734612497
    734612497 2018-06-04

    “我”在吊灯里放了一块蜡,里面放着毒药,随着火锅温度升高,蜡渐渐融化,药自然落入她的碗里,位置也是我事先就安排好的,为的就是复仇。

邀请答题

或者邮件邀请朋友答题
邀请用户答题

    0 条答题讨论

    登录后参与答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