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警官小林接到络绎山庄的报案,说是山庄里的成教授死了,小林立刻赶到了那里。 络绎山庄位于离城市不远的风景区内,背山临池,景色秀丽。住在这里的是著名的医学界泰斗——成教授,现在已经七十高龄了。他选择在这么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养老,著书立作。本来按成教授的意思,还想搬到宁静的乡下去,但教授夫人不肯远离城市,所以就选了这么个地方。

小林赶到的时候,在山庄大门有个中年妇女正焦急地张望着,看到小林她像是看到了救星,忙不迭地叫着:“吓死我了!”

小林好不容易才让她安静下来,问清楚她叫张妈,是这里的女仆,是她最早发现成教授被害的。

尸体在二楼的卧室,盖着被子躺在床上,后脑勺有一处很明显的击痕,枕巾上有血。卧室除了能通往走廊的正门,和书房之间还有一道小门相连。书房被一扇屏风隔成两半,靠小门的这边有张书桌,屏风的另一边则是一个简单的会客区,也有大门通往走廊。会客区的茶几上有一个茶壶和两只茶杯,似乎刚招待过客人。

张妈一直唠叨个不停,又答非所问,小林好不容易才问出了事情经过:下午有一个姓肖的陌生年轻人来访,大概是下午3点的时候吧,后来是在快下午4点的时候离开的,走的时候气势汹汹,很没礼貌。张妈晚上7:30做完晚饭后,去请成教授。看到他睡着,以为他累了,就没敢吵醒他。直等到晚上9点多,成夫人回来了。听说教授没吃晚饭,她让张妈去叫醒教授并让他吃点东西,才发现成教授已经死了。

据张妈说,成教授已经很久没有外出了,不过山庄里时常会有他的学生来往或小住。今天是周末,来这儿的是黄越龙,教授的得意门生和著作助理。他早上就来了,直到姓肖的年轻人上楼后,黄越龙才下楼来,和张妈聊了一会儿天,下午4点离开的。

成夫人在市里的一家医院主持专家门诊,每周只用去三天,今天原本不用去的,但是大概在下午3点的时候,她还是去了。山庄本来还有一个花匠兼门卫,今天他刚好放假。张妈一直待在厨房,可以看见大门,并没有其他人出入。她也没听说成教授有什么仇人,只是这两天他的脾气很大,昨天还狠狠地责骂了黄越龙。张妈听到黄越龙似乎小声地哀求什么。今天那个姓肖的年轻人应该是跟成教授约好的,因为教授亲自交代过张妈让他进来。

成夫人年近六十,很有风度,看得出来年轻时应该非常漂亮。她接受问话时表现出了相当的克制力,她解释说,医院说有一批实习生希望她来带带,所以她就过去了。离开时她经过书房,还听到里面有说话声,但袒清是谁,也袒到在说什么。刷没有看到那个年轻人。下楼时她和张妈聊了两句,晚上9点多才回来的。因为张妈说成教授似乎不舒服,正睡着,晚饭也没吃,她就让张妈去叫醒成教授,多少还是要吃点东西的,没想到……成教授没什么仇人,受他恩惠的人倒不少。最近成教授似乎有些恼火,有些什么拿不定主意的事。听到小林提及吵架的事,成夫人说:“不会吧?老成一向不会随便骂人的,越龙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好像从来就没被骂过。最近他们合著的一本书还获得了很高的评价呢。”

小林找到黄越龙谈话时,天已经大亮了。黄越龙五十多岁,是某个医院的院长,他离开成教授家后就和几个朋友乘船去海上夜游了。听说成教授被杀,他很吃惊。他说当时他本来在楼上的书房里和成教授探讨问题。后来那个年轻人来了,黄越龙听到成教授问年轻人是不是肖得明,然后又很不耐烦地问他想怎么样。年轻人回说他要公正。黄越龙觉得气氛不太对,就下楼找张妈聊天去了,这点张妈可以证实。当时大概是下午4点吧,看到那年轻人走了以后,黄越龙自己也走了。当小林问及吵架的事,黄越龙说成教授只是最近心情不好,随便骂骂而已。

小林很快找到了这个名叫肖得明的年轻人。肖得明是个消瘦的青年,衣着有点邋遢,他听到成教授的死讯之后有点愕然,但马上愤然地说:“你们找我干什么?就算我去找过他又怎么样?他是个伪君子,他剽窃!”

最后,肖得明安静下来,说他来自边远地区。因为听说成教授是个伯乐,是个品德高尚的人,前些年他就把自己辛苦多年才完成的一份学术研究报告寄给了成教授,希望能得到赏识和提拔。但此后久久没有回音,他以为成教授不感兴趣,却没想到成教授竟然以他的研究成果为基础,出了这本书。于是他来到本市,想方设法找到了成教授。成教授接到他的电话时似乎非常惊异,约他昨天前去谈判,肖得明当时认为成教授有悔意,希望能得到推荐和补偿,没想到当天成教授却完全换了种口气。

肖得明说,当时是一位中年妇女为他开的大门。问清他是姓肖的后,说成教授正在楼上等着他,并带着他上了楼,敲了敲书房门后,她推开让他进去。成教授正站在窗边向外望着,他刚想说什么,教授头也不回就冷冷地问他:“你就是肖得明?想怎么样?要多少钱?”

肖得明觉得如同被泼了盆冷水,愤怒地说:“你就是成敬华?我不是来要钱的,只要公正。”

教授冷笑着说:“那你想要什么样的公正?好,你先坐一下……”说完他转身进了另一扇门。肖得明等了好久,足足喝了两杯茶,也没见成教授再出来,敲门也没人回答,于是只好气愤地走了。

最后尸检报告出来了,证实成教授死于当天下午2点到4点,系被重物敲击脑后致死。伤口中有棉布纤维。整幢房子里没有找到凶器,但是,在成夫人的汽车后尾箱中,警方找到了一支大扳手,形状和成教授的伤口吻合,但上面却找不到可疑的痕迹和指纹。茶几上的茶杯有一只是成教授用的,另一只上只有肖得明的指纹和唾液。 小林接下来该怎么做呢?你知道真凶是谁吗?他是如何作案的?他为什么要作案?

该题为开放讨论题,你可以谈谈你自己的分析与想法

邀请答题

或者邮件邀请朋友答题
邀请用户答题

    0 条答题讨论

    登录后参与答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