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馆毒针事件,谁杀了青蛙馆长?

侦探推理.jpg

“老爹使劲儿往前走啊。”黑白熊吃力地在浣熊老爹后面推着熊屁股,“要快点,不然爬到山上都关门了。”

浣熊老爹哼哧哼哧地往山上爬,完全顾不上说话了,估计这是他出世以来运动量最大的一天了。

酒馆为了招揽更多的生意,举行了买酒抽奖活动。浣熊老爹运气很好,在花光了全家的积蓄买酒后,终于抽到一等奖的豪华旅行卷——位于西红市沿海最高山顶上的天文馆,包吃包住一天游。

此刻,浣熊老爹瘫坐在半山腰上气不接下气,眼神哀怨地望着遥远的山顶,没想到他的运气会这么好——顿时想哭……

老爹的怨念还没有散去,地面竟然微微颤动起来,抬头望去,天文馆的门卫石狮子大叔正欢快地奔来。

“你们就是今天预约的客人,黑白熊先生跟浣熊老先生吧?”石狮子大叔见他们点了头,便高兴地咧开嘴说,“来来来,行李我拿,我们天文馆提供最优质的服务。”石狮子大叔说完就扛起所有行李,连黑白熊跟浣熊老爹那么大坨,他也轻易地甩到背上,驮着就上山了。

就这样,他们终于到山顶的天文馆了。但是这天文馆看起来似乎好多年没游客来访了,建筑残旧,荒凉不堪,在电闪雷鸣的夜晚,这里绝对是拍鬼片的好地方。

“秋高气爽,空气真是棒极了!”石狮子大叔展开双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身上每块石头都凉爽不已,不由感叹道,“我喜欢这份工作,感觉每天都在拥抱大自然。”

“真讨厌,每周都要爬这么高来上班。”扫把大婶终于吭哧吭哧地爬到山顶了,一路上来,尾巴把阶梯都扫干净了,“青蛙馆长也不给加薪水。”

“别抱怨了,这里的情况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你看,今天有客人哦!”石狮子大叔两眼放光看着黑白熊和浣熊老爹。

浣熊老爹脸红地拿出那张免费券,好像在啪啪啪打着石狮子大叔的脸。

文静的天鹅小姐是天文馆内的解说员,她正在为黑白熊和浣熊老爹讲解流星雨。

“流星以前也叫扫把星,是以我们扫把一族命名的哦。”扫把大婶跑过来插嘴,她骄傲地说着他们家族的光荣史。

“扫把星可不是什么吉祥的名字。”青蛙馆长突然从馆内的一角走出来,呱呱声把大家都吓了一跳,唯独天鹅小姐欣喜若狂,花痴般地盯着青蛙馆长。青蛙馆长腆着大肚子,继续数落扫把大婶,“以后别在客人面前提什么扫把星,煞风景!”

扫把大婶不满地把扫把挥向青蛙馆长的腿,气得他又呱呱直叫:“怎么扫地的啊,扫把头多脏啊!”扫把大妈理都不理,哼着小曲去其他地方扫地了。

“馆长,你身上脏了,我帮你擦擦吧。”天鹅小姐殷勤地凑过去,却被青蛙馆长冷冷地回绝了,他有些厌恶地收了收腿,目光突然停在了门口,对天鹅小姐冷漠地说:“癞蛤蟆又来找你了。”

天鹅小姐回过头,果然是青蛙馆长的表弟癞蛤蟆先生正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天鹅小姐内心一阵作呕,不想理会。转过头,却发现青蛙馆长已经头也不回地从楼梯上去了。

“天鹅小姐……”癞蛤蟆先生充满感情的呼唤。

“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做梦!”天鹅小姐嗔怒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就去追青蛙馆长。

“天鹅小姐,等等我呀!”癞蛤蟆先生锲而不舍地追了上去。

就这样,黑白熊跟浣熊老爹被莫名其妙的遗弃了。幸好,热心的石狮子大叔帮他们安排好了房间,就在观星台的下面,打开窗户还能看到浩瀚无边的大海。只是这里太过荒凉了,好像随时都会发生凶杀案似的。

没想到,这种感觉应验了——


第一个发现青蛙馆长尸体的是天鹅小姐。

当黑白熊赶到时,看到青蛙馆长躺在观星台的露台上一动不动。观星台紧锁的玻璃门将大家隔在门外,天鹅小姐像疯了一样拍打着玻璃门,癞蛤蟆先生在旁边不停地劝她平稳情绪。

浣熊老爹立刻报警,很快,黄牛警长带着警猿们哼哧哼哧爬上山来。

观星台布置十分简单,除了一侧有个书架外,另一侧就是一堆手绘的星座图,从玻璃门外望进去,就能看到观星的大露台。青蛙先生他仰面躺在露台的地上,早已死去。他右眼被刺伤,尸体旁边有根小毒针,加上他的皮肤开始发黑,初步判断是毒发身亡的。

黑白熊站在尸体旁眺望,天文馆建在海边的山顶,在船上是无法射毒针过来的,露台往下就是悬崖,要爬上来不可能不留痕迹。如果这是谋杀,那凶手一定是在天文馆内了,可观星台的玻璃大门紧锁着,凶手到底是怎么杀掉他的?

“没想到工作几十年,第一次进入观星台,竟然是这种情况。”石狮子大叔眼眶里噙着泪珠,轻轻地挪动他的石头腿,担心压裂地板。

“第一次?”浣熊老爹讶异地看着他。

“是的,馆长从来都不让任何人进入观星台。”石狮子大叔说。

“青蛙馆长的怪癖多着呢。”扫把大婶撇撇嘴赞同说,“我平日帮他擦望远镜都是等他拿出来,我擦干净他才拿进去的。”

“别说你们这些员工了,我是他表弟,平时也最多就在玻璃门外面观看。”癞蛤蟆先生昨晚也在这里休息,就住在天鹅小姐隔壁房间。

“他不喜欢有人打扰他看星星,他对天上的星星了如指掌,每年还会把对所有星座亲手画一遍,可是现在……”天鹅小姐还没哭完,眼睛比癞蛤蟆先生的还肿。

“看来这个青蛙馆长是在跟星星谈恋爱啊。”黑白熊看了看那幅巨大的手绘星座图,在心里悄悄叹息。

走到书架那里时,黑白熊却注意到书架上一个奇怪的印痕,他指着那个圆形的白印问:“这里之前是不是有放置什么东西?”

“是台手持望远镜。”尽管没有进来观星台,但石狮子大叔对天文馆的大小事情都是清清楚楚的,“我记得是癞蛤蟆先生送的。”

“是我送的。表哥可能嫌弃这望远镜不专业,一直放在那里没用过,前天我还看见了呢,东西哪里去了?”癞蛤蟆先生疑惑地说道。

黑白熊像是想到什么,猛地跑去检查青蛙先生的尸体。接着,他像不要命似的趴在露台边往悬崖方向探出身子。

黄牛警长大惊失色,急忙抓住他:“破不了案,也不要寻死啊。”显然,他的思维方式总是那么特别。

“不,有眉目了!”黑白熊对黄牛警长说,“请警猿们搜一下悬崖下的树杈,运气好的话,我们可以捡到一个手持望远镜。”


果然,经过警猿们的仔细搜查,真的捡到一台摔裂了的小型手持望远镜。

癞蛤蟆先生看到自己的望远镜,一脸惊讶。

黑白熊仔细检查,发现在目镜的位置,镜片有个穿刺过的小孔,幸好被树杈接住,不然镜片一定会摔碎。

黑白熊顿了顿,说:“我想,青蛙先生当晚是用这个望远镜观星的,当他的眼睛贴近望远镜后,手动调节焦点时,筒里的那装有毒针的弹簧就把毒针射出,毒针穿过镜片,刺中青蛙先生的眼睛。”

听到这里,大家倒吸一口冷气,天鹅小姐更是伤心不已,手里的手绢攥得更紧了。

黑白熊继续分析说,“青蛙先生惊吓中将望远镜丢下了悬崖,连忙去拔自己眼里的毒针,可毒性还是发作了。”

黑白熊说的话让大家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天鹅小姐听着已经哭晕过去了。

“这台望远镜竟然有毒针!”石狮子大叔震惊看着癞蛤蟆先生。

“青蛙馆长就是看这个表弟穷酸,为了接济他,才让他在这里工作的。”扫把大婶鄙夷地看了一眼癞蛤蟆先生,“结果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竟然喜欢天鹅小姐!全天下都知道天鹅小姐只钟情于青蛙馆长。”

“癞蛤蟆先生,你嫌疑很大!横刀夺爱就是你的杀蛙动机!”黄牛警长立刻抓住了重点。

“不,不是这样的。”癞蛤蟆先生急忙解释,“这件礼物送了好几年了,我怎么可能这么大费周章,而且用自己的礼物杀人也太明显了吧。”

他说得很有道理,黄牛警长一时哽住了。

就在这时,死亡时间鉴定出来了,青蛙先生的死亡时间是凌晨三点半左右。

“我从昨晚到凌晨四点,一直在天鹅小姐房间门口唱歌,希望能够打动她。但她凌晨四点出房门,跟我说她约了青蛙表哥看日出。”癞蛤蟆先生哀怨地看了天鹅小姐一眼。

“三点半我在自己的房间睡觉,平时也这样,五点才起来工作。不过今天四点就被天鹅小姐的尖叫声吵醒了。”石狮子大叔很自然地说。

“对了,观星台玻璃门上的钥匙是不是只有青蛙先生有?”黑白熊刮了刮鼻子问。

石狮子大叔愣了一下,钥匙其实有两副,其中一副就在他手上。只不过……


“不,有两把,一把在石狮子大叔那里。”天鹅小姐抹了抹眼泪,突然想到什么,“刚才你怎么没拿钥匙开门?”

石狮子大叔目光闪烁,支支吾吾说:“刚才……发现观星台的备用钥匙丢了。”

“丢了?”黄牛警长像是嗅到什么犯罪信号,逼近战战兢兢的石狮子大叔。

“真的丢了,我没骗你们。”石狮子大叔看起来很诚恳。

“你有钥匙,能自由出入,就算给癞蛤蟆那台望远镜设了毒针也是绰绰有余的。”黄牛警长不由分说地怀疑起石狮子。

“我……”石狮子大叔百口莫辩。

“不,不是他。”一直安静地呆在旁边的黑白熊开口了,“你们看他走过的地板。”尽管石狮子大叔已经轻手轻脚了,但他沉重的身躯还是把路过的木质地板压裂了,“如果他有进过观星台,地板上一定会留下痕迹的。”石狮子大叔高兴得像只小狮子那样蹭着黑白熊。

“那凶手到底是谁?”黄牛警长焦急地揪着脑袋上的牛角。黑白熊什么也没说,悄悄吩咐警猿甲去找一件东西。

浣熊老爹没有参与,就坐在一旁,欣慰地看着自家的熊孩子在破案。

过了一会,警猿甲回来了,跟黑白熊耳语一番,并交给他一样东西,黑白熊叹了口气:“我想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谁杀了青蛙馆长?

该题为单选题,请选择唯一的答案

邀请答题

或者邮件邀请朋友答题
邀请用户答题

    0 条答题讨论

    登录后参与答题讨论